北京可以这样玩

第十七章 天坛(2)

    第十七章  天坛(2)

    细看了去,天坛里处处都有“天”,有易经的应用。从外在形制上就是多“圆”,于是建筑样式、台阶的数目,都走圆形和奇数;要是去地坛,就会到处都是方形和偶数了。

    4.声音的试验场

    我一直觉得,要是没毁之前的天坛,一定是比故宫还要有意思的建筑。因为故宫无非就是个人间帝王的集权机构,看看威严和豪奢就可以了。但天坛是古文化的载体,可看的就太多了。

    今天的天坛多是修复的,不可能再能窥见全貌了。所以,去天坛就是去看个稀奇,其中,听声音是一个重要的节目。

    在皇穹宇的正殿及东西庑殿之间,有一块平整光滑的圆墙,人们在墙的不同位置面墙说话,站在远处墙边的人,也能十分清晰地听到,此为回音壁。皇穹宇台阶下,还有三块石板,即回音石:在靠台阶的第一块石板上站立,击掌,可以听到一声回声,站在第二块石板上击一掌,可以听到两声回声,站在第三块石板上击一掌,可以听到三声回声。

    站在圜丘坛最上层中央的圆石上面,小声说话,声音也显得十分洪亮。这是因为在这里祭天时,皇帝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帝王的声音就借了这个奇特的建筑回声传声效果,洪亮得如同上天神谕一般,加上祭礼时那庄严的气氛,更具神秘效果。

    这个声音是怎么处理的呢?原来,它是借着坛面打磨得无比光滑,使得声波能快速地向四面八方传播,碰到周围计算好的石栏,又快速反射回来,与原声汇合,使得音量加倍。

    中国文化对声音的研究是很透彻的,宫商角徵羽,从喉咙一路到唇齿,发音的部位都不一样,然后,是每一个音又分出阴阳。古代的大医看病,常常都能“闻音知病”,因为声音里总是能听出比眼睛看得更多的东西。这就是俗语讲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也就是说,耳朵听到的永远比眼睛看到的多。也就是从这个意义上讲,小孩子开蒙一定要先开耳朵,然后才能开眼睛。怎么先开耳朵呢?就是让他听,听故事,听《论语》什么的,小孩子肾精充足,肾主记忆(耳朵也像个肾的形状),这时记住的东西一生都不容易忘。我做过统计,我认识的小朋友中上来就认字多少的孩子基本没什么出息。

    5.那个叫祈年殿的标志

    祈年殿是北京最有名的几个标志建筑之一。它在建筑上的出色之处是,大殿用28根楠木大柱和36块互相衔接,支撑着三层连体的殿檐。可以说,这是木结构的最雄伟和精致的建筑之一。

    祈年殿的建筑分为三层,以象征天地人,这也是个规律性的常识,中国古代的很多东西,你看第一眼都可以从天地人这“三才”先去比量一下。很显然,祈年殿顶部莲花基座上的鎏金宝顶是从藏式建筑借用而来的。

    我仔细地看了看祈年殿的剖面示意图,就是一个只做了半边的模型。我看不了这么专业,但我知道这里边一定能让学古代建筑的写出一篇不错的论文来。怎么说呢?在我所住的地方不远,有一位梁思成的同学,从河北民间招来了几十个小孩,从小教他们传统木工,就是每一样木构件都是用手工打磨,不用榫卯地复原出了一个故宫角楼。那种工程,非得要从小手把手地教不可,学出来了就可以从建筑结构的内部真正认识中国古代建筑。

    建筑是很容易被忽略了的,我们常看的都是建筑成就出来的那个整体的东西。
返回 >> 返回书页 >> 北京可以这样玩目录

书本窝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书本窝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