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可以这样玩

第二十一章 翠湖湿地(1)

    第二十一章  翠湖湿地(1)

    1.风剪一丝红

    2005年春,我们搬到了上庄乡河北村。所谓河北,指的就是上庄水库的北岸。这地方习惯叫做翠湖湿地,距离纳兰性德纪念馆只有两百米。

    不多久,这块水面巨大的村子就显出了它的滋润与开阔来了。野鸭率先在河里现身,随后,湿地公园里的所有鸟雀都出来了,飞满了一天一地——它们常常都是几十上百只地从头顶飞过。

    柳芽和野菜约好了同时生长。

    这是在春风里。用纳兰信德的词来说,就叫“风剪一丝红”,当然,这是纳兰的回文词,所以还可以倒过来,叫“红丝一剪风”。

    青蛙是不怕风的,其实河里的水草也不怕冷,野鸭开始下水的时候,就有很多的青蛙开始叫了,叫不了几天,岸边就多出一堆一堆黑色的小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蝌蚪!这下就惊喜了,我每天都到岸边去看,蝌蚪一天一个样,大约一周以后,颜色变得更紫更深了,凝在一起也没有那么抱团了,有些小家伙明显是要准备离开集体。

    又过了两周,它们的尾巴后边长出了后腿。

    2.黑天鹅从头顶飞过

    等到月上柳梢头的时候,纳兰还有词,叫“门掩月黄昏”,当然,照例可以倒过来,“昏黄月掩门”。

    这么美的地方,睡那么早干啥呢?这个时候多半已是初夏了,长达几公里的河岸边垂柳依依,浓荫匝地。有时,一阵透雨过去,路面清新得就像被月华洗过。

    没有比这里更好的看月亮的地方了。月亮都种在自己的院子里,有时会跑出围墙去,清亮清亮地在水面荡漾着。不久,河里就有了打渔船,岸边有时接连停着十多辆拉鱼的车。

    鱼们肥了,荷塘里的莲藕很快就要被惊醒了。

    这个时令不太适合在家里待着,我慢慢靠近了纳兰性德纪念馆。

    这其实是个陈列馆,一进门我就喜欢上了一株估计是清朝年间传下来的金银花,繁密无比,藤条就做成了一个小亭子的绿盖。

    我几乎每天都要来这株花下待上一阵。

    我爱纳兰之词,也爱可能跟他有关的花。

    “惜花须自爱,休只为花疼”。此时,我自己的院子也已浸泡在了花香里,金银花也开了,牡丹、芍药开过了,正开着的还有黄角兰、七里香、各种玫瑰或是月季,还有栀子、米兰、茉莉,我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和花儿们说话,一边细细地分别它们的香味,一边也就是在跟我自己说话。

    门口就是几百亩的荷塘,它们一早就开始热闹起来,荷叶田田,睡莲青青,一时美得让人心醉。有一天,我发现了一只从没见过的鸟儿在浓密而厚实的荷叶上穿来钻去,竟然如同射箭一般地轻灵和迅猛。我突然悟到了卡尔维诺说过的那句话“要像鸟儿一样轻,而不是一根羽毛”。

    这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种灵性的鸟了,但是,不久以后,天空突然出现了三五一群的黑天鹅,飞得高,飞得那么稳健,那情景真让我过目难忘。

    这是翠湖湿地公园里的黑天鹅跑出来了。慢慢地,我知道了湿地里的鸟类有126种之多,看来,得慢慢地欣赏它们了。

    3.院子里跑来一只弹琴蛙

    盛夏来临,因为有了巨大的水面的调节,到晚上七点之后,怎么都会凉快下来了。但是,我舍不得进房间里去,就弄个蚊帐,常常睡在葡萄架下,闻着各种深浅不一的花香。

    耳朵也不会闲着,因着这美丽的乡下太安静了,所以,反倒显出了青蛙鸣叫的寂静。青蛙叫起来,是一片一片的,脖子下一张一翕的,不太整齐,但绝不太乱,它就是助眠的。
返回 >> 返回书页 >> 北京可以这样玩目录

书本窝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书本窝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