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之上

会笑的月亮

    黄鳝将衣领又紧了紧,似乎这样就可以更好地挡住呼啸的寒风。

    黄鳝并不是他的真名,而是名号。他人如其号,手上练的有走歪道的绝活儿,还非常滑溜,是江市道上很有名气的高手。

    前两天他接了一单活儿,很肥,在他看来很容易,但雇主强调一定要小心,要紧盯住目标,还要他等着动手的信号。

    但时间过了两天,这条路他两天里来回走过很多趟,对目标房屋观察的很细,并没发现什么危险或奇特之处。

    他是一个讲“信用”的人,为了报酬,不惜在大冬天的寒风中受罪。

    这边的风比城区里的风要冷。

    不远处的大江,和这三栋房屋上的小青山,使吹过来的风带上了很重的湿气,温度更低,那股寒意往衣服里透,让人难以忍受。

    黄鳝两根指头捏住燃到最后烟嘴,狠狠地再吸一口,将烟头踩碎,准备从下面的路绕一圈。

    这时,路的尽头出现了两批小年轻,并很快动起手,叫喊打斗很热闹。十几分钟后,那些小年轻和周围看热闹的人散去,却并没有人报警,看那些人的神色,似乎是对这种事习以为常。

    黄鳝跺跺脚,步伐快了些。

    他习惯地又看看四周,包括电线杆高处,都没有摄像头,心里莫名其妙地放松了好多。

    这里是窝屯区,有可能是江市唯一没有开发的地方。

    路是新铺的路,但房子还是四十年前的房子,与远处的高楼大厦和繁华完全不搭,看着像两个世界。

    有两栋楼都是五层高,据说楼里面的住户很多都搬走了,后来有些人图便宜,也是赌拆迁,买下了空出来的房子。

    但这些人注定要期望落空,一直以来没有任何关于拆迁的传闻传出来。

    最里面的那栋楼只有三层,听说现在只有五户人住,最边上的一楼正是黄鳝这次任务的目标。

    他刚走了一半,手机上收到了来信,写着:今晚。

    黄鳝笑了,冻僵的脸皮扯的有点疼,他不顾得搓一搓,转身跑向路边停着的车。

    天气预报说江市这几天要下雪,气温会持续走低,要广大市民注意保暖。

    入夜后黄鳝换了身衣服,不是为了保暖,而是为了行动灵活。

    黑夜里,窝屯区更加寂静。

    两栋五层楼里只有三家有灯,目标楼里没有一丝光亮,在黑夜中不细看还以为就是后面的小山。

    黄鳝将车停在外围,用望远镜时不时观察那栋楼。

    直到午夜之后,窝屯区除了路灯再没有一处有灯光,他下车半跑着来到小楼前。

    不到一分钟,一楼这间房子的防盗门被打开,黄鳝像主人一样推门走进去。

    然后,他返身轻轻地将门带上,只留了一道缝。

    但他再回身,却有些疑惑。

    开门的时候,屋里面一片漆黑。怎么现在可以隐约看得见东西了?

    没有灯,没有发光源,这是怎么回事?

    他四下看看,又听听有什么动静,却没有任何异常。

    雇主要他偷的东西是大包的调料,所以在稍微停顿后,他向厨房摸过去。

    他很小心,很仔细,脚步很稳,步子很轻,在这幽寂的寒夜里只发出微微的脚步声。

    但他走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着就拐了个弯,进了屋里的一个门。

    那感觉好像不是他拐弯,而是房子转了个方向,他直直地走进了门!

    如果在进门时黄鳝对看得见东西的现象没注意,那此刻他已经感觉到不对了。

    他想起来了,这种看得见的情况他见过,在电视里见过,就是房间闹鬼时那种阴森的光线,只不过这里比那种情景更暗,看得不清楚。

    黄鳝脑后冒了一丝冷气,身上毫毛倒竖,从腰上拿出了一把小匕首握在手里。

    谁都知道这玩意儿对那类的东西没有用,可手里有东西,胆气就要壮一些。

    黄鳝此时就是要壮胆,按住自己剧烈跳动的心。

    下一秒,他再一看房间里,一种极为古怪的感觉使他想走到房间里面去细看。

    因为。

    这个房间里面的物品很小,他在这里按比例是个巨人!

    墙对面是一张巴掌大小的床,还有同样小的衣柜、桌子、椅子、等日常用品,看着不像是玩具,从他的感觉上绝对不是玩具。

    可是,他越向里面走,那些家具就越大,短短几步就可以走到的房间里面,他走了十几步看距离还没有一半!

    黄鳝停下来,身上已经被冷汗湿透。

    他脸色惨白,微微发抖,嘴唇有点哆嗦。

    这时候身体怎么样他还真没注意,他一边转着身往回退,一边查看四周。

    人惊恐起来,确实是草木皆兵。

    黄鳝总觉得什么在他背后盯着他,随时可能会扑上来,然后

    他越想越怕,那种瘆人的感觉越强烈。

    但是他不敢动作大,不敢发出大声。

    这是他最后的理智,除非真有什么抓住他,要不然他不想惊动任何什么东西!

    猛然地。

    黄鳝抬头看向了上方。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房顶是一幅画,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画。

    这副画画的是晚上的天空,天空没有星星,有几朵在月光下照亮的云彩,但那月光却不像是画的,给黄鳝的感觉那月光就是真的!

    当他看向月亮时,突然心头寒气大冒,头发都竖起来!

    因为他看到了那月亮在笑!

    画中的月亮画得像真的一样,没有眼睛嘴巴的地方。

    但黄鳝就是感觉月亮在笑。

    而在他仔细去看时,月亮还是一幅画,平平常常。

    他感到身体中的血液躁动起来,自己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脏跳动。

    “嘭!”

    “嘭!”

    跳得很快。

    节奏有点乱。

    而且脑门子上随着心跳的跳动感越来越大,耳朵似乎发出“嗡”的声音。

    接着,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好像再一次提示自己。

    赶紧离开这里!

    一定要离开这里!

    他顾不得什么了,迈开腿就跑。

    可他废了半天劲跑出门之后,发现自己并没有回到走廊,而是进入了一个院子。

    这个院子四面是围墙,地面上都是草,天空虽然黑黑的,阴沉沉的,他反而透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已经出了那个房屋。

    院墙不高,黄鳝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轻松就可以翻出去。

    他想好了,出去后就退掉这笔生意,这个地方他再也不会来了。

    钱没有命重要,再有钱也要有命花才行。

    黄鳝一个小助跑,准备一跃而过。

    但他马上发现这是奢望。

    他可以抬腿跑,可以跳,但人却在原地未动,就连再回头往回跑都一样。

    门就在眼前,可怎么都到不了。

    黄鳝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忍住大声叫喊的欲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就在这时,院墙外面响起了嘘嘘索索的声音,像什么踩着草疾行。

    他抬头一看,顿时整个人傻掉了。

    只见一只比院墙高一倍的蚂蚁转动着又大又长的触须向院子里探下来,那两个镰刀般的巨颚将院墙擦倒一大块!

    黄鳝不敢动,还屏住呼吸,眼看着触须在身边游动。

    蚂蚁似乎有些疑惑,触须转了半天,突然对准黄鳝点过来。

    黄鳝再也支撑不住了,挥动手上的匕首砍在触须上。

    蚂蚁的触须怎么样黄鳝不知道,他只知道发生了一件事,自己被抽飞起来,腾云驾雾的,然后摔倒在泥沟里。

    大冬天的,泥沟里的薄冰被他打破,下面的水和泥裹了他半身。

    这些黄鳝都不在乎,他发现自己可以自由活动了,也看到了自己的车,从泥沟里爬出来就狂奔着回到车上。

    当晚,黄鳝一路闯红灯回到家里。

    他先按师父辈说过的方式又烧香又磕头地把记得的都做了一遍,再泡了个非常烫的热水澡,给自己洗了三遍,还把所有穿回来的衣服丢到垃圾桶里,这才捂着被子安静下来。

    虽然一番折腾,但他不敢合眼,生怕再出现什么东西。

    到了最后是怎么睡着的他自己不知道,醒的时候睁不开眼,感觉天昏地转,过了好半天才确定自己是病了。

    黄鳝家里就他一个人,这时候有朋友也不敢叫,强撑着自己去了医院。

    这一病就是五天,在第二天他稍稍好一点就给雇主回信,说明自己退单。

    雇主没有问为什么,但问的话让黄鳝再次出了身汗。

    雇主:看到了什么?

    黄鳝:没有。

    雇主:看到的是鬼还是巨兽?

    黄鳝的毛又竖了:我不懂你的意思。

    雇主:说出实话,你的报酬一分都不会少你。

    黄鳝明白了,对方不是真要他偷东西,而是派人进去了解情况。昨天晚上他当了一次替死鬼,既然如此,那该拿的就要拿。

    黄鳝:没有鬼,进去后就迷路,看到了一只巨大的蚂蚁。

    雇主:一点点详细说,从进门开始说。

    黄鳝很详细地说了发生的一切,那雇主还问了每一次变化时他的感受,问完了当即给他转账。

    这笔进账让黄鳝心里好受了些,病情似乎都有了好转。

    不过,他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那是谁家?他叫什么名字。

    那边半晌回了一句。

    如果你可以继续,钱不是问题。

    那人叫左锋。

    但黄鳝果断地没有再回复。
返回 >> 返回书页 >> 青山之上目录

书本窝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书本窝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