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之上

3,奇怪的记忆

    任性!

    这是左锋给所有人的印象。

    而江美欣对左锋的印象除了任性,还有怪异!

    非常怪异!

    他的行为、思维,都和常人不一样。

    如果是常人,手里有这样的资源,不论是卤味配方还是养生茶,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捞钱。

    可他出手养生茶时不以钱做交易,比如上次出手就因为江市一个人给他改装了那辆六万块的vp大菱!

    另外他平时很少出门,根本不像一个二十多的人,比很多老人还安静。

    来之前江美欣想的很好,她想用背后的势力压一压,凭自己的美貌蛊惑蛊惑,说不定就能提前回去过年。

    没想啊,这家伙油盐不进,还没把听涛山庄这样的大势力当回事!

    她站了片刻,开动路边的一辆红色豪车向城里驶去。

    此时天空昏暗,时不时的寒风不知道会从什么方向刮过来。

    过不多久。

    阴沉沉的云层终于在不断施加压迫中得了满足,开始肆意地释放几天来的束缚。

    雨和雪淅淅沥沥地落下来。

    但马上雨越来越小,雪越来越大。

    等屋里的人注意到屋外时,外面已经是大雪的世界。

    很大的雪。

    十米之外的能见度是零。

    所有的,都变得白茫茫,没有了天,也没有了地。

    只剩下了雪,成为唯一的主角。

    左锋喜欢雪,虽然刚才与江美欣不欢而散,并没有影响到他。

    他自己喝着茶,拉开落地窗帘,悠然地看着外面的雪景,不过,没过一会儿心里又想起昨晚的梦。

    总是做那个梦肯定有原因。

    心理暗示、催眠、深刻的记忆、总是思索的事,等等,都会是重复做一种梦的因素。

    但每次做同一个梦,他查不到,也想不到任何原因。

    有时候他怀疑,是不是和那五年有关系。

    别人好奇他十二岁之后去了哪里,其实,他自己也好奇,那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此他试过能尝试的方法,可没有一丝效果。

    有时候他也不是很愿意想这件事,想不明白,还让自己很困惑。但是莫名其妙地,他总是有一种虚妄的感觉。

    所有的。

    是所有的,都不那么真实。

    记忆、发生的事、发生过的事、接触过的人,甚至,是这个世界!

    他总有模糊、错乱的感觉,特别是记忆,那些事情在记忆里真的有,但他却觉得不真实。

    很矛盾。

    想这些很败心情,让他对观看外面的大雪突然失去了感觉,于是出了门。

    江美欣已经到了江市很有名的明楼大厦,来到最顶层,出了电梯又进了对面的电梯。

    她在电梯楼层数字上了看似乱按了一通,侧面出现了一个门,门后有一个不长的通道,在通道的尽头,是一扇双开的大门。

    江美欣手按在大门上,没有推,大门自动打开,露出了门里面的别样风景。

    里面非常大,是比三个篮球场还大的平台。

    这里面没有墙,没有窗,被几块巨大的、特制的单向玻璃罩住了整个平台,平台上只有园林式的几个亭子和走廊,就像一处藏在都市里的山野园子,里面温度适中,空气流通性极好。

    平台最中间有假山喷泉,莲花样的池子里养的有漂亮的金鱼,每一条金鱼都显得健康很有活力,身体的色泽非常艳丽,放在外面绝对都是极品。

    江美欣踩着厚厚的地毯走到里面的亭子里,在茶桌下首坐下。

    这里还有三个人,三个人的年纪看着要在四十以上,都面相和善,眼神平和。

    她将包包丢到身后,拿起桌上的水杯先喝了一口。

    “你们这个圈子里的人真难得打交道,以前感觉不深,现在是深有体会!”

    “老夏,汤匠,老派,你们对左家的事有建议吗?”

    老派笑道:“你若是用对待常人的思想去对待修行圈子里的人,那还真的有点难。至于说左家的事,我们大杂院放弃了。”

    老夏马上微微带着笑问道:“放弃了?为什么?”

    老派说:“你们梅园还在试?他那种迷香太厉害,我们破解不了,不放弃又能如何?”

    汤匠为大家斟满茶,笑着说:“看来,我们万家寨落后了啊!你们能确定是迷香,这倒是很有提示,按道理来说,只要有方向,破解就是迟早的事啊!”

    他说着扫了所有人一眼。

    老夏说:“说是这样说,你们谁能搞清楚是什么香?”

    汤匠微微摇头。

    “就像他的养生茶和配料,三年多了,分析不出来一点头绪。”

    江美欣道:“左家一直是圈子里边缘的小家族,主脉支脉大多都是单传,就没有可以利用的地方?”

    老夏摇头笑道:“小道尔,不可上台面!不过是外物,失了本,失了心,不可为!”

    老派平和地说:“已经是末法时代了,还是法治社会,虽然好东西难得,有些规矩不能破啊!”

    江美欣垂下眼帘,喝着茶,心里却将他们三个连同他们背后的势力骂的狗血淋头!

    什么本心道心,你们这些年为修行的资源,做绝的事、灭的门少了么?!

    现在说得漂亮,不过是没有掌控关键而已,又互相牵制,就在表面说些大道理。

    无耻,才是你们的代名词!

    她没有表现出来,更不可能宣之于口,因为她自己的背后势力没好到哪儿去,属于一丘之貉。

    这些年来,她明面上是集团公司总部的秘书长,实际作为听涛山庄跑外勤的人,见的事太多了!

    过了会儿她问:“有一个问题你们没注意到吗?他的货源从何而来?”

    江美欣来了这里后在窝屯区跑了半个月,就没看见左锋出几次门,也没看到有人送过货。

    老夏说:“我们注意过,每次他会出去采购,很秘密,我们没有跟到人。”

    汤匠说:“他一定有空间装备,这是我们以后要注意的重点。”

    空间装备是修行界的稀有物资,一般能带有三立方的装备都会引起血案,而左锋那个必定有十立方以上,谁知道谁眼红!

    江美欣说:“我曾经问过最有名的食膳大师,有什么方法可以做到他家那样品质的卤货,答案是要么原材料变异,要么是使用化学材料处理。”

    老夏笑了笑。

    “你的想法我们都查过,卤货都验过,连一丝问题都没有。并且,所有的卤货对人有强身健体的功效。”

    江美欣再想不出别的因素,有些蹙眉。

    她年前的任务就是拿到养生茶,一两都可以,但现在看来有点不大可能了。

    看到他们三个人悠闲的样子,她突然想到,既然他们梅园、万家寨子、红叶杂院(大多数人简称大杂院)坐在一起互相牵制了,那另外一个百花谷能不能打开个缺口呢?

    她觉得不能放过这个可能,起身告辞就去了天雅居花鸟市场。

    江市有几个花鸟市场,最大的就是天雅居,不过今天整个市场关门,没有人做生意。

    馨悦来这家最大的店也没有开门,江美欣打了个电话,被人从后门接进去。

    平时馨悦来用一楼和二楼来做生意,三楼除了住人,也有一个和明楼大厦一样的平台,不过平台里的布置很雅致,花草繁茂,景观很美,令人赏心悦目。

    “欣姐,可是稀客哦!”

    这里有两个美女,看着成熟一些的叫李沁,另一个不到二十,叫林希儿。

    江美欣和李沁很熟,以前曾经在一起学习培训过一年,关系还不错。

    “沁妹,冒然来,别见怪啊!”

    李沁拉住江美欣的手笑道:“来就来了,怎的还客气,正好尝尝我们做的花茶。”

    三个人坐在盘根雕作的桌边,林希儿沏茶。

    闲聊一会儿,江美欣将话题引到江市修行圈子里的奇人异事,说过几个听说的,又问:“左锋这个人你们关注过吗?”

    李沁道:“左锋?没听过呢!”

    江美欣一听,笑了笑马上闲聊着说:“啊?你们不知道吗?左锋那人可有绝活儿,”

    然后再也没提任何实质性的问题,好像只是来叙旧,坐的时间也不长。

    百花谷是修行圈子里传承最久远的势力,有着点儿超然的地位,行事独立,很少参与圈子里的事,也不让别的势力参与自身的事,所以江美欣一看话头不对,就没有冒然触碰和试探。

    等江美欣告辞,林希儿问李沁道:“沁姐,她说的是那个左锋吗?”

    李沁点点头,但没有回应林希儿的问题。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在笔记本电脑上传出一份文件,文件名的头一个字,是左字。

    然后她又拨出一个号码,说道:“查一查,昨天黄鳝的委托人是谁!不,不是听涛山庄的人出手,可能是另外的人插手!”

    “这件事收紧些,还有,注意林希儿的行踪,不,只要她的行踪。”

    打完了电话,李沁重重地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

    作为百花谷嫡传弟子,应该说是专业、专项培养出来的弟子,李沁在外务和交际的能力上极强。

    但有句话叫清官难断家务事,涉及到自家的事,她还是感到头疼。

    她推开窗,将手伸到外面的鹅毛大雪中。
返回 >> 返回书页 >> 青山之上目录

书本窝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书本窝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