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之上

7,十年前的谶言

    江市作为省会城市,入夜才显示出真正的繁华,街上的车更多,人更多,很多店铺这个时候才开始真正的忙碌。

    娱乐休闲场所就是如此,入夜后才是生意的黄金时间。

    留鑫酒吧是左锋这两年常来的休闲屋,这里位置不错,旁边就是万豪酒店,交通方便,行事方便。

    不到八点,左锋踏进了这个灯光色调暧昧的酒吧,坐在了靠里面的角落里。

    这个角落可以观察到酒吧里大部分位置,视线角度很好。

    他像一个垂钓者,静静地看着水面,看着鱼漂,却没想到没一会儿自己成了鱼。

    两个女的走过来,从不同的方向,同时来到这个角落。

    一个很青春,二十左右,非常靓丽。

    一个三十多,充满了成熟的韵味。

    年轻的美女先坐下,左锋却对她笑笑:“不好意思,我朋友到了。”

    美女一愣,眼中隐隐有怒气,也有不屑,她小脸一冷,马上起身离开。

    另一位优雅地坐下来,笑道:“已经是朋友了,想喝点什么?”

    左锋微笑。

    “我随意,感觉什么助兴喝什么。”

    女人也微笑。

    “那你的酒量大?”

    左锋:“还可以,没醉过。”

    女人:“那正好,我今天想好好喝一场,我们换个地方?”

    左锋:“只要你保证有酒。”

    女人摇摇头。

    “你一点都不绅士。”

    左锋呵呵。

    “我穷,喝的最多的是高粱酒。”

    女人起身道:“走吧,想喝什么都可以,你点。”

    “想醉?”

    “不想,就是想喝。”

    “没问题。”

    两人去了万豪酒店,真的要了几瓶酒。

    下雪的冷,从下过雪之后,和化雪的时候开始。

    左锋半夜一点才回家,外面的温度已经低到在很短时间里就可以把人脸冻僵。

    今天他和那女人酒喝得很尽兴,快乐的也很尽兴,离开酒店的时间晚了些,拦车都很困难。

    他不习惯在外面过夜,就喜欢在这六十多平米的房子里生活。

    简单,紧凑,可以轻松地转身,有温馨的包裹感。

    家,就是这么个感觉。

    睡的安稳。

    只是,今晚的梦有点怪,而且睡的时间有点长。

    先梦到的是黑暗。

    很黑,很暗。

    等梦中反应到位,左锋明白了这是虚空,无尽的虚空。

    然后,渐渐地出现了两团能量雷球。

    它们本质对立,但能量庞大!

    它们不停地碰撞、纠缠、并交错着雷光!

    最后,它们引起了庞大又具有毁灭性的能量暴动,打破了虚空的平静,撕裂了位面的壁垒。

    然后,这两团雷球带着恐怖的能量穿过了无数的位面,一路之上引起的全都是混乱和毁灭!

    不知经历了多少时间,当这两团雷球在能量耗尽时,一起打在了左锋身上!

    在那瞬间,生与灭的力量交错改变了左锋的神魂,最后留在了他的神魂深处!

    就在他神魂深处闪出一道光时。

    梦醒了。

    外面的阳光已经照在了他的床边。

    与此同时。

    远在泰岳主脉群山之中,于断崖边,有间半石半木,依着巨树、傍着峭壁而建的岩屋,在这屋里,从梁上垂悬着很多铜牌,当左锋神魂生光之际,其中一块铜牌突然轻响着转动起来!

    这屋子本不大,在四壁的架上放满了写满文字的玉牌。在屋子的正中,有一天然的石台,石台上满是纹路,似天象又似卦象,一眼看去令人有眼晕之感!

    所有的一切看上去古朴而平凡,最多是有些奇特,但这岩屋却是很多人听过传说的天机阁,那石台正是天机石!

    此刻在天机石边坐着两位老人,他们眼看着铜牌,神色却是有些凝重!

    一位老人须发全白,但面色如孩童。另一位白须黑发,对比着看得非常显眼。

    待铜牌停下来,黑发老者取下铜牌,将铜牌刻意放置在天机石的一个位置上,然后推出龟甲卜算。

    半刻钟之后,他从架子上拿出几块玉牌仔细翻看了一会儿,说了句:“老姜头儿,开始了!”

    另一老者问道:“老柯,真是十年前那谶言?”

    原来,这两位一是天机阁阁老柯秀全,一是梅园族长姜凡。

    柯秀全点点头。

    “震神虚引锁龙气,

    双雷洗命掩道机。

    灵媒血脉承真影,

    悟道乾坤灵符开。”

    姜凡马上说道:“那我们该有所行动了,老柯,我这就去安排。”说着就直接离开。

    姜凡一走,柯秀全出了岩屋,他来到崖边,看向对面山上。

    那山上有一人,她身材窈窕,着汉服,面庞端庄靓丽,秀发微微盘起,全身青素淡雅,无一丝着妆,正是柯秀全的亲传二弟子,白千烨!

    白千烨看到柯秀全后,没多长时间就来到了他的身侧,恭敬地喊了声:“师父!”

    柯秀全平静地问:“你准备好了?”

    白千烨低着头说:“弟子,弟子不知道如何准备。”

    柯秀全说道:“天机阁气数已尽,不必再有什么念想了。”

    白千烨俏目含泪,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柯秀全却笑道:“你这小女娃,还要乱我心绪么!你要知道,当年你师伯在百花谷坐化之时,便应该是我归去之日!这么多年了,我违背天道,已经是够了!”

    白千烨的泪水止不住地落下,她问道:“师父,弟子以后何去何从?”

    柯秀全却是一笑!

    “我一直没教你天机易数,就是因为从此天机隐晦,不知何时清明。各人命线沉浮不定,所以再无命数能算。你此去当凭心而行,用心而事,自省本心,自明初心,切记!”

    柯秀全说完了直接走进岩屋,他坐于天机石上,全身突然红光大盛,引得天空一道彩虹照下!

    这时,他的身体在红光中迅速地变色缩小,而岩屋边的土石倒塌,不一会儿就将岩屋埋得不见踪影!

    白千烨强忍泪水,她去山后换了身素服,向岩屋处拜了三拜,这才向山外走去。

    不过她并不知道,柯秀全在虹化之际,依然想的是何人可以承受两道灭世之雷!

    然而,那所谓的何人,依然浑浑噩噩,只觉得梦很怪异而已。

    而且,他也不知道,因为他丢出的灵珠,修行界如极速煮沸的开水,剧烈地沸腾起来!

    姜凡上飞机前临时改了目的地,直飞江市。另外,百花谷谷主梅玉清,听涛山庄庄主钟良寿,万家寨子寨主万禾,红叶杂院族长高寰,都到了江市,齐聚在珍宝阁很少打开的小会议室里。

    “此灵珠浑然天成,我们推测应出于海中,不可能是矿产。”

    “灵珠的灵力内敛性极好,存放没有要求,这方面比灵玉好得多!”

    “灵珠还有一个非常好的优点,人接触时就可以自动吸收灵力,所以普通人如果佩戴灵珠,会有极高的养生延寿的效果!”

    “按研究推测,灵珠被吸收后不会有残留,这一点非常稀奇,不知道如何形成的。”

    会议室内坐着十个人,前台有两名人员正在讲解一份研究报告。

    待报告讲完,会议室里问出的第一个问题是:“那年轻人可查到?”

    “查无此人!数据库里根本没有这个人!”

    “是不是易容了?”

    “当时我们注意过,没有易容的痕迹。”

    “确定不是修者?”

    “不是!综合因素,我们才推断此人非龙华国国籍,灵珠来自海上。”

    “那海关的数据查过吗?”

    “查过,这个,修者进入他国,并不是一定会通过正规渠道。”

    “哦,今天早上,我们开出的支票,接收单位是一家慈善基金会。”

    这个消息顿时让在坐的人皱眉,可这么明显的问题,却没有人当场追问。

    “好吧,我们来讨论一下,是否将消息公开。”

    第二天,飞讯上出现了珍宝阁的推信,并附有灵珠的详细报告。

    然后,明楼大厦和附近的酒店短期内入住了很多外来人员,让本是酒店入住淡季的时期,变得生意大好。

    很忙。

    珍宝阁的股东们和修行界的众人们都很忙。

    只有百花谷,依然不温不火,一行四人去了馨悦来就没有再露面。

    在馨悦来三楼,此刻只有三个人,李沁在做汇报,百花谷的二把手李紫娟脸色铁青,眼中还透出一股杀意。

    坐在主位上的梅玉清倒是很平静,她问道:“沁儿,别的先放一放,灵珠之事自有人冲在前面,你说的希儿放纵,可有实据?”

    李沁先看了眼师父李紫娟,拿出了一张表。

    “这是我私下用同心咒,还吩咐了人,记下的她的行踪,她晚间多去的是那些场所,有一次歇息酒店至半夜,额,还有一件事,她前天晚上在不知情的时候,在酒吧与左锋照过面!”

    梅玉清没有看这张表,只是嗯了声说道:“如此,便罢了!”

    李紫娟眼中喷火,几欲起身,却是被梅玉清按住了,对李沁说:“好了,你去与朵儿曦儿说话罢。”

    待李沁出去了,梅玉清对李紫娟笑道:“你啊,在特勤部待了几年了,还磨不下你的性子!”

    李紫娟咬着银牙说道:“差点就毁了我们百花谷千年的清誉,如何还要忍!”
返回 >> 返回书页 >> 青山之上目录

书本窝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书本窝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