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之上

9,不想进步的人

    白千烨对古飞鹏把房子买在这个位置有点不大理解。

    不是看不上,而是觉得依着古飞鹏的性子,不可能委屈他自己。

    但她来到左锋家里坐了一会儿之后,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因由。

    只听左锋说道:“符文被认为是对应道的文字,所谓翻译,都是大概、可能、对应什么、估计,不可能有准确的译意。”

    “不是符文有另一种翻译的方法,而是没有一种方法可以准确地翻译!”

    “符文水,放在符文泽之上,那是泥石流。”

    “如果这两个符文组合在所以符文的顶部,就是另一种意思,一种符阵的枢纽!”

    申勃奇道:“符阵?!符文组成的阵法?!”

    左锋顿了顿,说:“大概是吧,这里面很多东西,暂时说不清。”

    申勃嘴张张,马上强行忍住没把话说出来。

    左锋继续说:“符文有方面和阵法差不多,都会有因势利导!都会因天时、地利而变化!”

    “所以要比较准确地理解符文的本意,最好是实地去看,去学习,除非符文就写在书本上。”

    古飞鹏接口道:“就像符箓?”

    左锋点点头。

    “嗯,但是要想画成符箓,一是材料,二是画的要得当,就像电路板一样,有头有尾,有进有出,还有可以发生变化的集点。”

    白千烨始终没怎么说话,她负责添茶加水,当起了茶师。

    左锋前面说了符文,后面申勃说到了灵珠。

    “这个东西不一般,我感觉到了魔界的气息,就是这种气息将灵力包裹起来,但奇怪的是,我没有觉察出这种界力气息的危险!”

    古飞鹏皱眉道:“魔界?界力?你确定?”

    申勃问:“确定!怎么了?”

    古飞鹏说:“这让我想起老头子几年前说的话。”

    他看向白千烨,白千烨点点头,说道:“师父说过,魔界现,魔踪起,鬼王哭,古神出。”

    古飞鹏接着道:“这么看,那老头子说的魔界,有没有可能是这个?!”

    白千烨说:“我一直是以为两界会出现空间裂缝,要看申哥说的,还真有可能!”

    左锋听得内心里直翻白眼儿。

    这想象力!

    啧啧,咋啥都能联系到一块儿呢!

    还魔界!

    那啥,空间裂缝都能拉出来丢一丢。

    什么魔踪、什么古神,呵呵,咋不把罗仙圣人摆出来拜一拜啊!

    唉!

    早知道这样能害到自己人,这玩意儿就不拿出来了。

    心里这么想,但他什么都不能说,只得闷着喝茶。

    这时申勃对他说:“疯子,养生茶可能传大了,估计你的麻烦越来越多。”

    左锋耸耸肩,满不在乎地说:“无所谓,敢找我麻烦,以后什么都没有了。”

    申勃看看他无奈地呵呵。

    “好吧,这回是圈子外的麻烦,你能看的开就行。”

    他这话一说,不仅左锋和古飞鹏看了他一眼,连白千烨也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中都是古怪的意外。

    在坐的都明白,说是圈外人来找麻烦,实际上背后会是谁?!

    现在五大势力明里暗里不论是势力还是财力,在圈子里都是明面上的东西。

    圈子里那些人对左锋暂时没别的招儿,就利用修者不能对普通人出手的规矩来磨左锋,任谁只要稍微转个弯,这件事就是透明的。

    所以申勃说出这样的话绝对是脑子少动根弦!

    不是缺根弦,缺根弦那是傻子,他是少动根弦,是有些事他想不到,脑子少转一圈,想不深,想不透。

    左锋马上转移话题,向白千烨问道:“千烨,过完年准备做什么?”

    白千烨道:“去珍宝阁坐班,天机阁的名声挺好使,直接发函来聘请的。”

    左锋又问古飞鹏。

    “你呢?那笔古玩的入账快空了吧?”

    古飞鹏笑笑,一点都不尴尬,完全没有坐吃山空被挤兑的感觉。

    “过完十五我出去一趟,有人请,估计,嗯,能捞个百八万回来。”

    左锋呵呵。

    “呵呵,有这好处,谁能想到你?”

    “真的!在联邦国。”

    “他们不请豹子,请你,呵呵!”

    “这中间当然有别的原因,对了,给我准备点符箓吧。”

    “材料。”

    “这没多大问题。”

    申勃却说:“特勤部对我们出去卡的挺严,我估计你很难办到签证。”

    古飞鹏皱眉道:“不会吧,上两个月王鑫平还出去了一趟。”

    申勃有点傲然地说:“那是他,我说的是备书过的人!”

    古飞鹏眉头皱得更深,他相信真会有这么回事,就像五大势力的主事人,几乎不可能出国。

    这边不让,别的国家不敢。

    如今他可是天机阁的传承人,非常可能被申勃说中。

    左锋乐了。

    “哈哈,几百万飞了!看你小子还得瑟。”

    申勃这时候却问道:“我说,我感觉你们怎么没有赚钱的概念啊?你们都不需要修炼资源的吗?”

    左锋反问道:“现在要资源干嘛?”

    申勃惊奇地说:“有资源可以修炼的快啊!”

    左锋没有回申勃的话,反过头看着古飞鹏问:“我没有告诉他吗?”

    古飞鹏嘿嘿地笑。

    “没,估计连东哥你都没说过。”

    左锋端起茶杯,低着头点点头。

    “唔,真有可能。”

    申勃急了。

    “嗳,你们什么意思?什么要说的?”

    古飞鹏说:“修炼这方面,额,经过我证实,疯子说的是对的。”

    申勃更急了。

    “什么对的错的?倒是说啊!”

    古飞鹏来个:“我不是说了吗?”

    申勃知道了,他们两是在逗他。

    “你们!嘁,爱说不说。”

    左锋喝了茶,自己又满上,才说道:“不论做什么,基础要牢靠,要坚实,这是根本!”

    “修炼也一样。”

    “现代人太浮躁,想的都是快,都是注重尽快能表现出来的东西。”

    “下九阶,在先天之前,都是打基础的过程。基础不牢,别说修炼到上九阶以后怎么样,很多连先天都突破不了。”

    “在先天之前,过去有句话,叫,风清云过嫩草疾,雷加雨爆古树轻,说的意思就是根基实了,不用在乎外力,同时也说打这个根基的时间很长,很慢,最后才经得住雷雨。”

    “修炼的过程就是积累、打磨、再积累,这个时候要什么资源?即使用资源,也是用资源来打磨基础,说实在的,在现代,有些浪费,呵呵!”

    申勃半张着嘴,噎了半天说道:“那我修炼到八阶就练不动了,是不是这个原因?”

    古飞鹏嘿嘿笑道:“我从七阶压回了五阶,争取两年之内压到三阶,最好是二阶!”

    左锋说:“一般吧,这个打基础的过程不会少于三十年,内炁灵力的量要不断地积累压缩,要做到真正的量变引发质变!量不足,质变就发生不了。”

    申勃一把抓住左锋。

    “快说,怎么压?”

    他一动作,白千烨的手停了,美目直愣愣地看向左锋,耳朵也竖了起来!

    左锋嫌弃地把申勃的手打掉,说道:“很简单,先耗光内炁灵力,再恢复,再继续耗光,只要不伤根本,重复这个过程就可以。”

    申勃看看左锋,再看看古飞鹏,明白了。

    “哦!难怪老鼠这家伙这两年苦练法术,你刚才满身是汗,就是因为这?”

    左锋笑了笑,又对申勃说:“东哥那里先不用说,他有自己的一套,影响到反而不好。”

    申勃点点头。

    “我知道,东哥去年就说过,他要打磨十年,估计就是这个意思。”

    白千烨感慨道:“如此简单的道理,在过去是常识,现在却成了秘传般的知识,想想可笑也可悲!”

    左锋大咧地一笑。

    “喝茶喝茶,自己管好自己的事,多事了为人所不喜,别自找不痛快。”

    白千烨为大家素手添香,轻轻摇头道:“美言中,人言东,东西欲言,却把南北搅动,终不过是一团乱哄哄!”

    众人皆笑。

    申勃终究没有在江市过年,没两天,连续几个电话让他推脱不过,上了去北方的飞机。

    他将文件袋留给了左锋,并反复叮嘱左锋,如果没有保障,千万不要接手。

    这个时候,离过年还有三天的时间,左锋没有再看文件袋里的东西,开始着手准备年货。

    今年有四个人,都是大肚货,至少在一起要过到初五,食物必须准备充足。

    他在侧卧站好,手捂额头,片刻,额前有白光闪出一道涟漪,只见涟漪里显出一块野地!

    以前没有做双雷那个梦之前,他也能开出这道涟漪光门,但他进不去,只能将工具、武器伸进去做些事。

    那个梦之后,他能发出光,身体可以进入涟漪光门后面的世界。不过不能完全进入,就像被套住一层橡胶膜,只要不用灵力顶住,就会被光门拉回来。

    所以他这几天琢磨了利用这道光门修炼,每次在光门里面耗尽灵力,累的全身汗透。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左锋发现了那个世界很多异常之处,但毕竟不能过去,又影响不到现实,他刻意地忽略,不想外物影响自己。
返回 >> 返回书页 >> 青山之上目录

书本窝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书本窝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