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之上

18,古飞鹏的事

    新年在江市最热的话题只有两个。

    茶道会,和古家私房菜。

    作为当事人,古飞鹏和白千烨没到两个月不得不来找左锋商量。

    因为茶和酒跟不上供应了。

    “疯子,现在想停都停不下来,咋搞?”

    古飞鹏故意说得挺懊恼,那眼睛却扫了左锋好几回。

    左锋先看看古飞鹏,在看看白千烨,问白千烨道:“烨子,是他拖你来的吧?”

    白千烨婉儿一笑没说话。

    左锋微叹,手指敲着桌面,又微微摇头。

    “我听耗子说,烨子跟在柯老爷子身边的时间很长,有十年?”

    白千烨说:“有十一年。”

    左锋问:“那耗子跟了几年?”

    白千烨说:“师兄不一样!师兄学三年,要实践三年,从六岁就跟着师父呢!”

    左锋笑了笑。

    “手艺是学到了,但,哦,烨子,柯老爷子对耗子留下话了没?”

    白千烨点头。

    “嗯,有的。”

    左锋:“能说吗?”

    白千烨说:“师父当年就笑着说了一句,性带命运命无寿,命主心结心自平。”

    左锋略微一想,对古飞鹏笑道:“柯老爷子真了解你!”

    古飞鹏有点懵。

    “怎么说?”

    左锋道:“老爷子知道你的性子不定,所以要你在关键的时候想一想,是财富、被追捧重要,还是你的初心重要!”

    “你的初心是什么?”

    柯老爷子的话是说如果古飞鹏由着性子来,那命运就是被主宰。如果他自己能认清自己,化解外物心结,那就能回归本心。

    古飞鹏的脸色一阵变换,最终却红了。

    左锋这时候的记忆又冒出来一些东西,顺口就说出来。

    “欲摘天上宝,需用世间财。”

    “钱财确实少不了,不能少,不论是平常人,还是修者。”

    “我们没资格论平常人如何,追求财富本身也没有错,想富贵还乡也是本性。”

    “但修者自有道理,财富只能是工具,不能反被变成财富的奴隶。”

    本来还有些话,左锋停住没说。朋友间有些东西无需说透,要留着余地,只要是明白人就够了。

    古飞鹏呵呵说道:“我是不如师妹,师妹停了两次了,我还没停就心中躁动。”

    他人放松下来,又和以前一样。

    白千烨眼睛一直看着左锋,那眼光中有了光。

    左锋笑说:“能开始定心的都是三十六往上的人,我们修者也一样,稍稍好一点而已。”

    白千烨接口道:“所以师和友很重要!”

    她看着左锋。

    “锋哥,小妹就不说谢了,以后锋哥不要把小妹当外人看!”

    左锋摇手:“烨子说哪里话,那怎么会!不会!”

    古飞鹏说:“现在是别人求着我们,不如洒脱点,想怎么开就怎么开。不过,酒和茶确实快没了,要不下次我们一起多酿些。”

    左锋笑道:“想学?呵呵,你是没机会,烨子倒是有点可能。”

    白千烨问:“为什么?”

    左锋本来不想开白千烨的玩笑,但看到她清靓端庄的小模样,忍不住说道:“那是左家的秘传,烨子要当左家的媳妇自然可以,哈哈!”

    白千烨的俏脸顿时通红,娇羞地低下头。

    古飞鹏却一拍手:“这可以,沾自家师妹的光,那还不是理所当然啊!”

    他是随口,说完就感觉不妥,只得看看白千烨嘿嘿地笑,再打个岔岔过话题。

    过了会儿左锋说:“酒好办,我可以拿出一坛十年以上的酒,你拿去兑地下室里的酒就行。但茶是暂时没办法,去年做的少,今年刚刚出茶,东哥正在收。”

    “制茶要多长时间?”

    “两个月到三个月。”

    “那是赶不上趟了。”

    左锋莫名出现的记忆里除了一些话语,还真有酒。

    当他在光门里取出一坛酒的时候,只显出一带而过的无奈。

    他是真不想了,想了图乱自心,还不可能有结果。

    记忆中光门里的一个土堆下埋的有酒,但是谁埋的,那一丁点信息都没有。

    这酒和他酿的酒不一样,不过都是一个类型,兑在一起没多大问题。

    经过多次的尝试,他和古飞鹏终于定下来兑酒的比例。

    “这一坛酒够兑四个月的,你有时间再准备酿些,怎么都够了。”

    古飞鹏现在没那么热情,心态很平稳。

    左锋拍拍他笑道:“你还当真啊,这酒你也会酿,就是最常见的土方法,哈哈!”

    古飞鹏不信。

    “怎么可能,你蒙谁呢!”

    左锋呵呵。

    “呵呵,真的,你只管酿酒,剩下的交给我,或者我再给你酒自己兑。”

    古飞鹏明白了。

    “哦,行。”

    这件事古飞鹏准备拉上白千烨,可余东买回来茶叶后,左锋就把他扒拉到一边了。

    他带着白千烨一起制茶,只是最后装茶的土罐子印上符文埋在光门那边没让她知道,其他的工序一点没瞒着。

    揉、抖、压、搓、晒、抛、酵、分拣,两人一起忙了大半个月。

    这次制的茶多,拉上白千烨的理由挺充分,但他自己,还有白千烨心里具体怎么想,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接下来,余东正式和左锋谈起了年前的那件委托。

    “豹子给你的文件看了吧?”

    “看了,有消息?”

    “嗯,确定了,是上京李家。”

    “新崛起的那个?”

    “嗯,这几年最高调的那家。怎么样,有兴趣吗?”

    “可以,但要先说到,我不一定能破解。”

    “这一点了解的人都知道,他们两家一起搞了十年,好破解也不会把这个放出来。”

    “那行,你帮着回个话。”

    “好,估计就这几天吧。”

    “嗯。”

    就过了一天,上京李家派人来接人。

    而左锋想不到的是上京李家邀请的还有其他人,并且是他非常熟悉的两个人。

    白千烨和叶朵!

    她们两对这个结果也惊讶,事先余东一点口风都没漏。

    “鄙人姓沈,沈冲,是家里的外务主事。”

    沈冲有三十多岁,戴着黑圈眼镜,瘦脸,嘴唇有点薄,头发长但不厚,很整齐地被梳向一边,很油光,看着总感觉有近代那种翻译的既视感。

    “感谢各位的帮助!酬劳方面我就不说了,如果此事能成功,另有总收获百分之三的奖金,这是协议之外的,以示我李家的诚心。”

    “现在请各位签上保密协议。”

    “不是信不过各位,现在这是规矩,我们不能例外,见谅!”

    这些余东都提前打过招呼,所以三个人基本上是直接签字。

    到这个地步,左锋他们才得知目的地是天阳湖,需要乘坐飞机和汽车,至少两个多小时的路程。

    飞机上不好说话,坐上车左锋就问叶朵。

    “他们找你干什么?”

    叶朵一笑。

    “应该,是事情有点大,他们需要百花谷参与进来。”

    哦!

    左锋明白了,这是找一把大伞。

    百花谷一向有清名,信誉极高,上京李家现在保不住秘密,那就要保住利益,请百花谷的人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左锋问白千烨:“你呢?”

    白千烨也是一笑。

    “天机阁的人在特勤部都会有个身份,师兄不愿意挂上,只有我来顶一下。这件事在上面是挂了号的,我是观察员。”

    左锋无语,他发现了,他认识的人都是大牛,总是有低调的另一面。

    特勤部是龙华国为修行圈子专门特设的部门,谁能进,谁不能进,都有严格的规定。

    白千烨就这么来一句,无奈的顶上了,真让人吐血。

    很快,两辆车来到天阳湖的一个点,在这里他们要换乘快船,目的地是天阳湖湖心的一座小岛。

    天阳湖是龙华国内陆最大的淡水湖,曾经有内海的大名。后来有几年水位一直下降,面积减少了很多,但依然是第一大湖。

    同时,天阳湖有多个自然保护区,是国内最大的淡水生物研究基地,还是最大的自然鸟类保护区。

    左锋是第一次来天阳湖,当快船驶进湖内,远远地看不到湖岸时,他终于体会到第一大湖的风采。

    碧波!

    广阔!

    浩瀚!

    天水一线!

    自然的美景让他心旷神怡。

    船行一个多小时,那座只有不到一百平米面积的小岛到了。

    靠岸后,沈冲先给他们三个人介绍同在探险队的其他人。

    李涛,上京李家这一代排行老二,是探险队的队长,总负责人。

    汪军,探险队的总安全保障负责人,手下有七个人,介绍说他们都是真正的高手。

    汪军还有个身份是李涛的表弟,出身普通家庭,进入修行圈子有十年,在上京地区小有名气。

    高宇亮,和李家一直合作的高家这一代人的老大。

    他看着有些腼腆,话不多,存在感很低,让人很容易忽略他。

    岛上已经扎好了十余个帐篷,帐篷里的设施非常好,在另一边的湖边还有正规的临时厕所,整体条件好的让人感觉不出来这里是一个探险队的所在地。

    左锋单独住了一个帐篷,他还没适应好帐篷里的设施,沈冲就带着一叠资料找过来。

    “左锋,这是这些年留下来的资料,就交给你了。如果你还需要什么,可以直接跟我说。”
返回 >> 返回书页 >> 青山之上目录

书本窝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书本窝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