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之上

20,聚焦天阳湖

    两艘皮划艇带着左锋他们进入了小岛下方的溶洞里。

    洞口很低,所有的人要半躺着才能进去。

    进入洞口后,洞里面的空间突然变得很大,皮划艇上及时地开启了六七盏大灯。

    这是一个拱形的洞穴,洞里石壁总体来说比较平整,在大灯的照耀下,石壁上的符文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此刻的左锋已经没有了平日的淡然,他半张着嘴,眼睛睁得很大,看石壁是一寸寸地看,像是生怕漏掉了一点尘土。

    沈冲本来要介绍一番,被白千烨打断了话音,只得在皮划艇上干等着。

    而这一等,就是四个小时!

    直到沈冲实在是饿的难受,才叫醒了左锋。

    左锋则少有地表现出来情绪,不耐烦地说:“你们要上去就先走,把灯留下。”

    说着又继续看石壁。

    叶朵马上用手势指挥着其他人分两批回到了岛上,然后和白千烨带了吃的,带上了两条船下到山洞里面。

    她们两将大灯分别装在船上,分放各个角度,使洞穴中更亮些。两人一直没有打搅左锋,做完了事就在船上看书或打坐修炼,安安静静地陪在这个山洞里。

    山洞中有微微的细浪,船只轻轻地摇摆着,不时回响水花拍打石壁的声音。

    左锋如同着了魔,看着看着有时候还很兴奋,有时候比划着什么,到了晚上也没有吃东西。

    对左锋没上来李涛很意外,他在中午沈冲吃饭的时候就问:“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

    沈冲边吃边解释。

    “不是,左锋一看就停不下来,自己不愿意上来。”

    李涛一愣!

    这是他第一次听人说,有人看石壁上的符文停不下来的!

    “他看得懂?!”

    沈冲想了想摇头。

    “我看不像。”

    李涛问:“为什么?”

    沈冲说:“我注意到他只看一处,并不是看整体,所以我觉得可能是那处的符文应照了他的某个问题,所以一下入迷了。”

    李涛一听,先是失望,又点头道:“也好,近期会多来几个人,如果都像他这样,一处一处的破解,也许就是正确的方式。”

    两人商量一会,又说到了人事。

    “少爷,你要关注汪军,千万别让他惹事!”

    “我昨天晚上就警告他了,想来他会老实一些。”

    “我看他不死心啊!早上那动静,唉!”

    “这样,我给他放假,让他去城里玩一段时间。”

    “也好,少爷仁心,做安保本来就是照顾他,让他离开没坏处。”

    “唉,有点后悔带上他。”

    “少爷不必如此,对了,看左锋今天所为,先前所提的浮岛之事可以办了。”

    “不错,这是要事,以后我们自己也方便。”

    上京李家的执行力很不错,只用了三天,一个充气浮萍盖住了山洞里的水面,浮萍上铺着平板,成了一个比较稳定浮岛。

    三天来这是左锋第一次停下来,在白千烨和叶朵的陪伴下回到了帐篷里。

    “锋哥,你真的可以破解吗?”

    白千烨很小声,说着还看看外面。

    左锋已经吃过了饭,他微微摇头道:“我没把握,这不是简单的符文谜题,而是一个符阵!”

    叶朵第一次听到符阵这个名词,心里的震动极大,对左锋的神秘感又多了一层。

    她问:“什么是符阵啊?”

    左锋想了想,说道:“其实,总体来说,和阵法差不多。”

    “阵法是利用各种势,地势、天气、环境、能量等等,利导出庞大的力量,再综合运用这股力量。”

    “符阵也一样,先用符文封住,或者引导能量,让能量形成一个和阵法差不多的结构,就是符阵。”

    符文还能这样用?!

    叶朵只觉得打开了一扇天窗一样,但窗外的气息让她有点透不过气。

    她故意随口说道:“左家真不愧传承了近千年,这等认知只怕整个修行圈子无人可比!”

    没等左锋和白千烨有什么回应,她又问:“师兄,你觉得有几层把握?”

    左锋思索着摇摇头。

    “很难,谈不上把握,我现在是研究、学习,这个符阵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白千烨将铺盖整理好,说:“先休息吧,休息好了脑子才清醒。”

    左锋笑着看看她,马上倒头就睡。

    叶朵和白千烨走出帐篷,两人还是到湖边散步。

    今天的天气很不错,春天的太阳照在身上很舒服,入眼处都是新发的嫩绿,令人心情舒畅。

    “烨子,你知道师兄和我们百花谷有婚约吗?”

    “知道,怎么了?”

    “呵呵,没怎么,就是说说。”

    白千烨脸上挂着浅笑,眼睛看向远方的湖天一色。

    “是你?”

    叶朵也看着远处,大眼睛微眯着,看不出来她的情绪。

    “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意思?”

    “以前定的是一个小师妹,后来发现不合适,现在还没定呢。”

    “是发现锋哥与众不同了?”

    “不是,是那个小师妹配不上师兄。”叶朵是谦虚,也是试探。

    白千烨轻轻一笑。

    “我觉得,能配上锋哥的极少!”

    叶朵笑问:“你自己这么觉得?”

    白千烨居然点头。

    “嗯,至少,我觉得自己还配不上锋哥。”

    叶朵眼中闪过惊讶。

    这是她绝对没想到的事情,天机阁的天之骄女,有飞掠天门池,漫雪梅傲枝的名头,居然会这样。

    “烨子,你太妄自菲薄了!”

    白千烨却说:“不是,是你不了解他。”

    “我知道你们有他的资料,但是我可以这样说,你们的那些资料没有一点用处!”

    “我师伯坐化于百花谷,百花谷和天机阁关系匪浅,所以我觉得应该告知一声,如果你们真有心和锋哥结缘,那就诚心诚意!如果只是应付承诺,那就大可不必和锋哥接触,他不需要!”

    这些话说完了,白千烨一阵轻松,感觉似乎连心也放开了许多。

    叶朵则站立当场。

    片刻之后,她问道:“百花谷若是联姻成了,你会怎样?”

    白千烨欢快起来,笑道:“随缘啰!随心啰!哈,我发现师父说得真对,这世上的事情其实并不复杂,只是人复杂了,事情才会复杂。”

    叶朵再次站住。

    这次她站了很久。

    随着上京李家和高家在天阳湖的秘密传开,果然如左锋所料,通过特勤部来天阳湖的人就有三个,另外,中州学院特派了一老一小两个人赶到了天阳湖,强势加入了研究符文的行列。

    在这期间,修行圈子,特别是江市,渐渐出现了一些诡异事件,但并没有引起注意。

    春中,江市城南,有一资质极差,一直没有前途的修者突然爆发,不但修为大涨,还拉起一个小圈子,拉拢的对象都是那些不起眼的边缘修者。

    江市城西,在老居民区一家住宅里出现了一个阴灵镜,可以照人的来生往事,可以灵媒作法,在那一带迅速传开。

    江市郊区,一农民下田,回家后说自己得了仙缘,从此在家里修炼,和以前判若两人。

    此等事很多,遍布大江以南的地区。只是这些事较隐蔽,被各方面发现的很少,修行圈子都被天阳湖吸走了眼神,让这一切很快潜伏下来。

    天阳湖湖心小岛上的营地扩大了不少,每天闲着发慌的人也不少,真正忙着的人,只有两个。

    左锋,和中州学院来的那位刘学靖老先生。

    不过两人基本上不说话,也没交流过,即使两人几乎整天一起待在山洞中。

    白千烨和叶朵两人现在分了工,一人一天陪左锋在山洞里,给他准备食物或拿取东西。

    左锋还是保持着三天休息一次的频率,要休息就整整一天,期间帐篷严闭,不允许有人打搅,连白千烨和叶朵也从未进去过。

    与左锋和刘学靖不同,来的另外三位“专家”就显得很专业。

    他们每次去山洞里一趟,会仔细摄像、拍照,然后回到岛上一起探讨研究,并时而回去取资料,记录的笔记是一篇又一篇。

    李涛对他们三位极为敬重,各种福利都优先提供给他们,但有所需,无不及时供给。

    季至夏中,汪军带着他的队员们回到了小岛。

    原因是刘学靖老先生说,他有重大突破,让李涛做好准备。

    不得不说不论什么世界,聪明人、有能耐的人大有人在。

    虽然刘学靖老先生最后只做了破阵的十分之一工作,可这是这个世界符文研究的一大进步,左锋也为之点赞。

    可惜的是刘学靖老先生不太会说,说明不了自己的研究成果,让那三位“专家”大失所望。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位老先生根本不在乎名誉。

    所以眼看着这样的好处却沾不上,是个人都很恼火。

    左锋吃了饭散步,两位美女依然跟在一起。

    白千烨问:“锋哥,你研究的怎么样了?”

    她不信左锋在研究方面会落后,实在是忍不住才问。

    左锋笑了笑,他清楚地明白美女的心情,说道:“还可以。”

    他顿了顿又说:“额,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们在山洞里看到了什么,第一件事就是不要慌,千万不要慌!”
返回 >> 返回书页 >> 青山之上目录

书本窝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书本窝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