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之上

23,心意,情义

    梅玉清很了解叶朵。

    她知道叶朵很傲娇。

    傲娇到哪怕知道自己喜欢一个人,但却不会主动去承认。

    “为师当年认为你们都是最佳的继承人,但你千机师伯说,你若缺少磨砺,曦儿缺少磨难,都不会是合适的人选。”

    “当年为师自信自己的眼光,有些不以为然,现在看来,千机师姐看中的沁儿确是正担当!”

    梅玉清微笑着,说这些话时不带一点负面情绪,像是说不相关的人。

    “你今日的讲述,丝毫不带对左锋的评论,可见你心虚到了何等的程度。”

    叶朵的脸顿时通红,马上辩解道:“师父,我是对他有好感,毕竟他救了我的命,但是说情爱,那还不到吧!”

    梅玉清一笑。

    “当年有说道一些事,我还请千机师姐给你算了一卦。”

    她回头对童童说:“童童,去将为师的木盒拿过来。”

    她又继续说道:“为师并不知道你千机师伯写了什么,这些年几乎都忘记了此事。”

    “你千机师伯当年算过之后没有说,后来,她写了一张纸,要我觉得该拿出来的时候给你!刚才,为师觉得,正是这个时候!”

    童童很快拿过来一只小盒子,打开来里面除了杂物,还有一个信封。

    叶朵有点迫不及待,她接过信封就打开来看,却见上面写的一段短文。

    心有心心高,命有命命舛。

    清出轻清意,不知意无心。

    无意生心意,难过夺命行。

    情义不自主,方懂爱太难。

    春果花历雪,香自苦寒来。

    蓦然回首处,依旧还青山。

    一文看完,叶朵呆立当场!

    她感觉好奇怪好奇怪,好似都明白,但细想却好多不明白。

    好半天,她看向梅玉清。

    “师父,这?”

    梅玉清摇摇头。

    “莫问我,我不知,也不想知!朵儿,为师该教你的都教你了,今后怎么走,全在于你自己。为师对你也没有要求,你也不要要求自己,一切顺其自然!”

    叶朵不知所措!

    “师父,您是对朵儿失望了吗?”

    梅玉清笑道:“怎么会!朵儿,为师对你很满意,为师的意思是,你该下山了!但你性子有些傲,所以提醒你不要强求什么,很多事强求了,会适得其反啊!”

    叶朵这才松了口气!

    “我记住了!师父,下山的时间这么急吗?”

    梅玉清摇摇头:“这是你的家,你自定便是。”

    叶朵马上笑呵呵地跑到屋里去给梅玉清沏了一杯茶。

    “天下的事,都能算出来吗?”

    “不能!”

    “那为什么很多人说算卦很准?”

    “算卦的结果是一种趋势,可以听,可以借鉴,但是完全信算卦,不如不信。”

    “那耗子怎么能算的那么准?”

    “呵呵,那是因为他的天赋神通!人家是预知!”

    “你不会算卦,怎么知道这些?”

    “会不会算是一回事,了不了解是另外一回事。”

    “那就要耗子算一算。”

    “现在耗子算不了了,找谁都没用。”

    “那怎么办?”

    “凉拌!”

    “感情你没有师娘催你是吧!”

    “有也要等着。”

    “再拦着我,我跟你急!”

    “行,你敢碰烨子一下,你就等着吧,不把你的皮扒一层下来,耗子就不是天机阁的大弟子!”

    “噗!”

    古飞鹏喷了。

    刚进门的白千烨差点把杯子丢地上。

    申勃咬着牙,很想把茶水泼到左锋的脸上。

    左锋把腿翘在另一张凳子上,人靠在沙发里,整个人恨不得放松地陷到地下去。

    “汪磊为什么失踪?他那么大的人,又不是小孩儿,发生过什么?遇过什么人?所有的情况都不清楚,你就要去找人,怎么找?”

    他慢悠悠地说着,和申勃瞪着眼睛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

    “你师父是怕你师娘,那是人家两口子的事,你紧跟着后面也要怕师娘,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申勃“嘭”的一声把杯子砸在桌子上,那样子是差点忍不住了。

    可左锋依然嘴不停。

    “静极思动,我理解,静极火大,我也懂!想你潇洒神州,几个电话总有吧?!我们又不会说你什么,何必为难自己呢?”

    申勃突然泄了气,像一只被戳破的气球。

    “好憋屈,任何一点事我就着急火大,我也知道,刚才,手机已经关机了。”

    左锋嘿嘿笑笑,转头对古飞鹏和白千烨说:“这就是真相,你们以后遇到这样的,一定不能惯着,也不能着急,就盘他,盘得他没脾气了就好了。”

    “这是最后的关头,过了就能真正静下来。一百步走了九十九步,就差最后一哆嗦,呵呵!”

    申勃点点头,叹了口气,起身准备回屋。

    他停下来对左锋说:“疯子,我师弟的事就拜托你了。”

    左锋摆摆手。

    “没问题,我正好想转一转。”

    “嗯。”

    申勃马上大步离去,头也不回。

    等楼上的关门声响了,古飞鹏才说:“我当年也有这个阶段,很难受。”

    白千烨却问:“我怎么没有感觉啊?”

    左锋呵呵。

    “你是一直在静,他们是由动入静,两码事。”

    古飞鹏拿起茶壶给他们满上,说:“你注意没,边上的那几位不见了。”

    左锋知道他说的是谁,白千烨问:“谁呀?”

    古飞鹏:“姬婷雅,齐刚,王鑫平,元携。”

    白千烨:“什么人啊?”

    左锋依然没吱声,他回来后就发觉这四个人搬走了。

    姬婷雅和元携搬走在意料之中,他们两是古神会的人,被发现身份后离开才正常。

    可齐刚和王鑫平也走了,连招呼都不打,这就不那么对劲。

    古飞鹏现在一直专注修炼,能注意到这个情况也是有心。

    “他们就是圈子里的散人,以前经常聚一起喝茶,就是他们走了都没有招呼一声,有点怪。”

    白千烨说:“现在这里的房价涨了一大截,都是那些有钱人来买房。”

    左锋淡然。

    “那些住户应该给你们两发奖金,要不是你们,房价只会一年一跌。”

    古飞鹏撇了他一眼,眼中是满满的鄙视。

    白千烨问:“豹子哥的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左锋说:“还能怎么办,从源头查起呗。”

    按申勃提供的信息,汪磊已经失联了三个月,在南港市的店也没有营业,给人感觉是突然出走,然后失去了联系。

    左锋第二天就到了南港市,直接去了渔具店。

    这家渔具店关着门,挂锁都有点锈迹,透过玻璃看,里面很整齐,没有什么特别的痕迹。

    他又来到汪磊的住处,一开门,里面就透出一股霉味,空气中有股闷久未散的那种潮气味道。

    屋里有点乱,是单身男人那种日常的乱,厨房有待洗的碗碟,衣柜里的衣服都在,阳台上还有晾晒的衣物,但是屋里没有男人日常的用品,另外,也没有应该常备的背包。

    左锋又看了看书桌边的几本书,找到了抽屉里的记事本。

    在记事本上最后记录的一页,记着一个电话号码。

    在这个号码的下面,写着。

    江市,罗俊。

    这应该是汪磊在记事本上最后记录的东西。

    应该是当时接电话时,对方报号码,他记在本子上。

    那么,这件事就从南港市转回了江市。

    他给白千烨打电话,让她用特勤部的身份去查罗俊,自己又上飞机往回赶。

    左锋分析汪磊不会还在南港市,申勃的师娘在南港市认识很多人,如果汪磊没有离开南港市,应该不会找不到人。

    所以现在的线索在江市,但如果汪磊真的在江市,那还很有可能是出了什么事。

    特勤部的身份很管用,第二天白千烨就给了左锋一个地址。

    “城南?这里我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呢?”

    白千烨看看他。

    “我跟你一起去?”

    左锋没让。

    “不用,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不清楚,你安心搞茶会。”

    今年的茶很多,直接开售都可以,他直接都交给了白千烨,想怎么做她自己做主。

    他转了两趟公交,等到地方了才发觉这里离上次来的朱家巷很近,就在一条大街上,一头一尾。

    罗俊住的地方在街边的小区里,靠小区的最边上,按门牌号很好找。

    左锋一路走过去,他在想是不是直接上门,却看到罗俊和一个漂亮的女人正在往外走。

    这女人他有点眼熟,仔细一想发觉是在酒吧里见过,当时被他气走了。

    左锋的感官一直很敏锐,那两人边走边说,说话的声音不大,但他可以听得见。

    “汪磊还是那样,扶不上墙啊!”

    “那就算了,当凑个人数。”

    “这次神使对你很满意,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关照啊!”

    “我还不关照你啊!但是你自己说,要你办的事有几件办好的?”

    “林大人啊!那些都是什么事啊!稍微不小心就会被百花谷盯上,要命啊!”

    “呵,百花谷要命,我就不要命了?!看来,我林希儿还是仁慈了,关照,是要好好关照!”

    “不!不是,您有事尽管吩咐,我可是都在尽全力啊!”

    左锋一直听着,和他们在路的两边错身而过。
返回 >> 返回书页 >> 青山之上目录

书本窝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书本窝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