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之上

25,相授

    左锋临时想到的一个方案。

    就是让事情爆开。

    不为别的,就让那些自以为是老爷的人有个教训。

    自以为掌控了修行圈子?

    自以为高高在上?

    行!

    当修行圈子里大片的人开始信仰魔神,同时开始提高修为的时候,那些人该怎么收场!

    但他同时也肯定一点,隐藏在背后的魔灵鬼怪绝对没安好心。

    这么大一个局,所图必然很大。

    他最终劝通了余东,让余东去找人监视资料上和各地方所有人的动向。

    “阿锋,你这个计划确实可行,但是你要知道,这中间的费用可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啊!”

    左锋这才想到需要钱,他挠挠头,突然想到拍卖灵珠的钱没拿,先问道:“确定可以找到人?能做到这个计划?”

    余东很肯定地点点头。

    左锋唔了声,说:“给我两天时间,十亿够不够?”

    余东吓了一跳!

    “搞什么?你哪儿去找十亿?!我先拿一千万出来,你只要每个月能拿出一千万,这件事就能顺利铺开。”

    他心里有数,如果左锋放开养生茶的供应,这个数问题不大,可以勉强应对眼前的局面。

    左锋嘿嘿笑笑。

    “放心,两天,等我消息。”

    说着就跑出门,余东一把没拉住。

    回到窝屯区一号楼,左锋敲开了申勃的家门。

    如果说人脉,这家伙是个现成的工具人。

    “说吧,什么事?”

    申勃一脸的不耐烦,看他和看仇人一样。

    “哟!这是苦大仇深哈!”

    “有屁快放!”

    “你怎么就知道我有事?”

    “废话,你没事会上楼?!快点,要不我赶人了啊!”

    “行,你狠!”

    左锋问:“你认识圈内专门刺探情报,额,私家侦探那种人吧?”

    申勃打量打量他,冷笑道:“怎么?是要窥探哪个姑娘的隐私啊?”

    左锋瞪了他一眼。

    “别瞎咧咧!说正经的!”

    “有两个,顶级的,干什么?”

    “要他们去找东哥,直接说酬劳非常丰厚,甚至可以让他们自己填支票!”

    申勃又打量他。

    “真的假的?”

    左锋起身就走。

    “赶紧的,那边的事很急。”

    他急匆匆地离开了窝屯区,去城里改变了形象,拿着合约进了珍宝阁的贵宾室。

    接待他的依然是亲和力极好的刘经理。

    “小哥哥,你能全权代表灵珠的主人?”

    左锋拍拍合约道:“你们是认人还是认合约?”

    刘经理微笑道:“当然是合约,请稍等,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她这边开始工作,珍宝阁那边也开始准备。

    当左锋拿到一叠无限期支票时,各个相关方面差不多将整个江市都布控起来,就等他走出珍宝阁。

    但左锋出人意料地在明楼大厦的酒店开了客房,直接住下了!

    这一举动打乱了所有人的部署,有人要等,有人要去上门,很快就吵到了明楼居。

    明楼居里现在有七个人坐镇,经过商议,决定暂时不去做试探,等第二天的实际状况再决定。

    因为他们认为这个人很明显也是代理人,他们的目的是找幕后,现在打草惊蛇不合适。

    可谁也想不到,在午夜,左锋取出空间里的滑翔翼穿戴好,从酒店一跃而下,在控制了风向后很快升到高空,向江市城外飞去。

    第二天上午,明楼居里响起了砸碎东西的声音。

    不止一声,兵兵乓乓的,还挺热闹。

    中午,左锋吃完砂锅就交给余东十个亿的支票,要他一定要使用特定银行的保密账户。

    然后余东麻木地问:“你这段时间打算干什么?”

    十个亿说拿出来就拿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他不麻木都不行。

    左锋毫不犹豫地说:“教烨子。”

    余东没听明白。

    “教烨子?”

    “昂!我答应教她古武。”

    余东的眼睛瞪起来!

    “卧槽!我可以学不?”

    左锋撇了他一眼。

    “你还需要学?”

    余东叫道:“当然要啊!疯子,我也不要求多,我就旁听,旁听可以不?”

    左锋一挥手。

    “随便,今天,哦,应该后天开始,早上五点。”

    余东马上道:“好!”

    对左锋的武道,是余东认为,左锋必定精通武道,他早就想学习交流。

    但一般来说这些东西属于一个家族、家庭传家的秘传,有不少家里的规矩是开口就犯忌,所以他一直没提。

    现在左锋说可以教白千烨,那就说明他这里没有忌讳,令他有惊喜的感觉。

    两天后,小青山后山,余东早早地等在了那里。

    他很期待左锋会讲什么,会怎么教,会不会打个折扣,但是,当左锋开始的时候,他还是

    “烨子,你一个星期练下来的反应,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啊!”

    “怎么了?练的不对?”

    “不是,要你练一个星期,是看你的身体反应,要根据你的身体反应制定你的特长。”

    左锋看到边上的余东忍不住地要开口说话,马上指指他。

    “旁听的只能听!”

    他一转头,又对白千烨说:“你有问题要及时问,不能带着问题练。武是一个系统的东西,任何滞碍都是隐患!”

    白千烨想笑,忍住了点点头。

    左锋问:“有没有问题?”

    白千烨摇摇头。

    左锋:“嗯,我们继续。”

    “本来我预想是你应该练剑,或者刀,那种正统开合的路子。”

    “可你的身体反应,呵,差不多是相反的,如果再极端些,就是练刺、匕、那些类型的武器,拳脚以短靠轻灵为主,或者正相反也行。”

    “按你的实际情况,额,你练过双手武器吗?”

    白千烨摇摇头。

    “没有。”

    左锋:“那先练拳。”

    “古武在某些方面和现代的散打差不多,区别在于规则不一样,内练的东西不一样,目的不一样。”

    “但有一点是一样的。”

    “不论是攻击,还是防守,只有一个练法,不停地练!”

    “没有捷径,没有秘诀,只有练一个字。”

    “苦练每一个技法,不断地搭手实战。”

    白千烨说:“我从八岁开始习武,每一招都有对练,这算不算?”

    左锋点头。

    “算!”

    “其实从大体上看,不论古武也好,什么战技也好,都没有什么神秘的。”

    “就像普通人,如果可以把直拳每天练千遍万遍,那三年后这一拳一般人挡不住,也受不了,这就是高手。”

    “古武的正规练法,一般是从五岁开始先练抗打,洗药浴,然后专练一式。

    由慢到快,又内到外,将这一式练到极熟练,练到出手想都不想,在思想还没反应的时候,攻击已经到位的地步,练成本能。”

    “练武的过程中,非常关键的是对练!”

    “对练也是一式一式的练。”

    “不会用不是问题,当年我老爹会用这一式打得我会!”

    “不会防守,那最后的结果是不但被打得会防守,还会进攻!”

    “所以古武是打出来的,不是练出来的!”

    左锋看着白千烨问。

    “你现在确定还要学?”

    白千烨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左锋看看边上的余东,说道:“你以前有基础,我就给你一个捷径。”

    说着,他挥手取出一把三尖两刃刀。

    这把刀没什么特殊,用材一看就知道是粗胚。

    但是这把刀粗、重,刀杆粗的手也握不全,直观感觉没有五百斤也有三百斤。

    他脚一踢刀柄,就势将刀舞起来。

    不过舞动的方式很特殊。

    刀在舞动,刀身在转动,用手、臂、肩、胸、背、腹、腿等等全身各部去流畅地运转刀,让刀身碾过身体每个部位。

    白千烨看得仔细,余东却看得两眼放光。

    舞过一遍,左锋停下来解说。

    “从表面上看,这么重的刀,舞起来必需要控制好,其实不然,相反,其中的奥秘是引导,而不是控制!”

    “刀是主,人是辅。”

    “整个练的过程像杂耍,可练的是各种劲儿、力、筋、骨、爆发、紧弛、内运、平衡、以及熟练度。”

    “武,是综合的能力,就算是一招鲜吃遍天,一招有,天下走,这一招包含的也是综合能力。”

    “这刀舞可以很好地锻炼综合能力,练好了还可以加重量。”

    “要你练这个,是因为我们是修者,练好了在灵力的掌控和运用上会有一个质的改变。”

    他将刀交给白千烨。

    “你试试,要刚好舞的动,不行就去订制一把。”

    接着,他详细地传授刀舞的吐纳内息之法,和劲力掌控的技巧。

    这些才是真货,只看外表舞动的如何,一点用都没有,最多就是练力气,练用刀的熟练度。

    白千烨艰难地开始练习。

    她知道练刀舞很难,可一上手就差点让刀甩出去,让她的俏脸通红。

    “再来!我开始的时候转一圈都够呛。”

    左锋在边上鼓励着。

    这是,白千烨突然想到,为什么这把刀刚刚适合自己用啊?!

    可以肯定,左锋要用的话,必然会更重才对。

    但是自己用刚刚好!

    她嘴角微微翘起,觉得这刀舞练起来并不是多困难的事!

    余东就急匆匆地走了。

    他今天只有一件事要做,去找人打造一把刀。
返回 >> 返回书页 >> 青山之上目录

书本窝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书本窝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