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之上

27,纷乱

    明楼居里四季如春,花木常青,空气清新,与外面的炎热是两个世界。

    然而,六角亭里的火药味儿有点呛人,时不时还有火星子蹦出,让大家胆战心惊。

    李紫娟讲述了传讯中的内容,再拿出自己调查的结果,然后质问道:“我前天将材料全部转到了明楼居,但是整整一天,一天的时间!我没有听到半点回复!”

    她眼睛扫过所有人,再问:“难道你们连最基本的警觉也失去了?”

    “嘭!”

    她将茶杯重重地放在茶桌上。

    “明楼居平日里搞什么,我不想管,也不想知道。但是,现在连最基本的原则都没有了,这明楼居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李紫娟连续一番话说下来,高寰的脸色最是不好看。

    他不知道钟良寿看没看过李紫娟传过来的资料,他确实是看过了。

    并不是他不重视,而是他有事处理,想等两天先去查证,再给回复。

    钟良寿要比高寰的脸色好些,他是真不知道这件事,而且是昨天下午才来江市,准备晚上走,遇到李紫娟实在是意外。

    不过他作为修行圈子里的巨头,当然知道轻重,此刻正严厉地盯着驻明楼居的负责人江建军。

    江建军则是额头汗下,惶恐不安。

    好在李紫娟没有对这件事揪住不放,及时打住。

    现在根本不是谈责任的时候,她的目的是要明楼居牵头把这件事重视起来,那些话点到即可。

    六角亭里的气氛顿时为之一松,江美欣和姜云姗两人跑的更勤了些。

    李紫娟品了口茶,说道:“高师兄,钟庄主,各位,你们谁知道种灵是何法术?”

    高寰和钟良寿都摇头,其他人也是茫然。

    这时姜云姗冒问一句:“李前辈,您是从哪里听说的?”

    李紫娟说道:“此事确有因由,种灵一说出自我百花谷以前的一个外围弟子,是她举报有人被魔物种灵,非常危险。而我们去查看时,除了偶尔觉察有一丝魔气,就看不出异样。”

    她说这话时带着疑惑,也带着疑虑。

    可当左锋听到从叶朵嘴里说出种灵时,直接跳了起来!

    叶朵今天是被派过来谈联姻的事,可她说这聊那半天,就是没和这件事沾边儿。

    聊天时她顺嘴说了这件事,左锋猛地站起身,差点把桌子掀了!

    “你确定,是种灵而不是种魔?”

    叶朵吓了一跳。

    “嗯,是种灵,种魔我没听过,那是什么?”

    左锋摆手。

    “那不重要,你知道是谁说有人被种灵了?”

    叶朵看看他,说道:“是林希儿。”

    左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讶地追问:“是林希儿?就是那个和你们百花谷有关系的林希儿?”

    叶朵很奇怪左锋的反应,她解释说:“是她,她找了男朋友之后就脱离了百花谷,和男朋友来江市一起做生意。”

    接着又说:“她传讯给我们之后,我们后来找过她,但是一直没找到,现在不知道她人在哪儿。”

    左锋倒是知道林希儿在哪儿,但他现在不能说。

    关键是他不知道林希儿说的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就存在有两个问题。

    其一,这里有魔王降世!

    是魔界过来的正规魔王,不是上次遇到的在这边用取巧的方式晋阶的伪魔王。

    因为种灵只有魔王才能施法,伪魔王做不到。

    魔王和这边的地仙平级,可以想见有多强大。

    其二,林希儿已经投靠了魔界,为什么要举报这件事?

    良心发现绝不可能。

    是想试探人界这边的实力?

    这样做完全没必要。

    而且从每天反馈回来的情报中,他也没感觉有魔王的存在。

    白千烨见左锋皱眉的样子,就说:“不管是谁说的,先看看是不是真有这回事啊!”

    左锋点点头。

    “走,一起去看看。”

    三个人出门,左锋这回坐上了自己的车。他心里想事,忘记了找叶朵说车的事。

    叶朵一路看了左锋好几眼,见他没有要车的心思,心情顿时超好。

    出事的人在郊区,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农民。左锋他们到了的时候,他正在给别人表演劈石块。

    一块有磨盘大小,手掌宽厚度的青石,这人用手臂、手掌猛打好几下,将青石打破。

    周围看的人佩服地高声叫号,掌声一片。

    左锋在人群的外圈没进去,就看了一眼,转头就走。

    从叶朵说起种灵,左锋的记忆就蹦出来一大段。现在看到被种灵的本人,他知道这人没救了。

    白千烨轻轻地拉了他,柔声问:“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

    左锋叹息道:“你们不知道什么是种灵吧?”

    两人摇摇头。

    左锋说:“种灵其实是一种封印术,是魔界魔王才能使用的法术。”

    “在魔界,这种法术主要用来惩罚背叛者,轻易不会用。”

    “如果用在人身上,除非我赶在施法的头三天,那还可以解救。过了三天,只能等死!”

    “种灵术是将一个活人的感官封住,这个人可以用一点魔封中的力量,这期间身体没有痛觉,没有畏惧,像打了兴奋剂一样,什么都敢做。”

    “到了灵种成熟时,封印会被打开。”

    “这个时候,这段时期所有的感受会回归。”

    “疼痛也好,恐惧还好,就如之前储存起来,这时候全都释放,并且感受无限放大!”

    “而人这个时候会一直处于清醒中,一直在放大了无限的痛苦、恐惧中到死!”

    白千烨和叶朵连打了两个冷战,身上的寒毛倒竖,脸色大变。

    叶朵问:“怎么有这么恶毒的法术啊!”

    左锋叹道:“知道魔物最喜欢什么食物吗?”

    “是人的精神力。”

    “贪欲、妄念、兴奋、恐惧、痛苦、等等负面的念力,是魔物的美味佳肴。”

    “最极品的食物,是极致痛苦、恐惧后溢出的,带神魂之源的精神力,像致瘾物一样吸引魔物!”

    白千烨说道:“那种灵术就是为了魔物吃人?!”

    左锋点头。

    “对!”

    叶朵问:“那高兴、感动这些情绪也是魔物的食物?”

    左锋解释道:“情绪有正反两面,精神力也有正反两面。好的情绪产生的精神力向内,负面情绪产生的精神力向外。”

    白千烨接过话头。

    “所以正面情绪多,身体好,负面情绪多,身体差。”

    叶朵也点头。

    “应该是这样!”

    她又问:“那个人怎么办?”

    左锋说:“他的时间不多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他,马上,越快越好!”

    现场沉默了。

    窝屯区二号楼三楼,齐刚和王鑫平坐在茶桌边。

    齐刚在认真地烧水、洗壶、洗杯子,洗茶盘。

    他看样子真的很认真,每一项做的一丝不苟。

    王鑫平则无聊地坐在对面,双手抱在胸前,没有了平时那种亲和,没了人前一直保持的微笑。

    这一刻,他不像商人。

    待齐刚开始泡茶,王鑫平吐了一口气,像是放下了什么。

    “老蟋蟀,咱们捞了个轻松活儿,虽然没必要做一些事,但怎么着也该尽心吧?你把我拉回来有意思吗?就为了盯住他?”

    齐刚将倒好茶的茶杯推到他面前,对他做了个请式。

    “你个老鲶鱼,其实,你真的想错了。”

    王鑫平:“想错了?难道不是吗?”

    齐刚摇摇头。

    “真的,你想错了,这么说,他不需要我们盯着!”

    他指指上面。

    “只要他不越线,我们当什么都不知道,那位绝不会怪罪我们。”

    王鑫平看着齐刚。

    “你确信?”

    齐刚一笑。

    “当然。”

    王鑫平问:“那你拉我回来干什么?”

    齐刚:“那不是我们管的事!”

    他又强调说:“帮个忙,搭个手,都可以,但是天塌下来我们管不着,也不能管!”

    王鑫平很奇怪。

    “为什么?”

    齐刚叹气。

    “我怕刺激到他!”

    王鑫平顿时满脑袋问号!

    齐刚道:“我们在一起有多少年?六百年有吧?”

    王鑫平点头。

    “有!”

    齐刚像是回忆了一下,笑问:“最难忘的是哪些年?”

    王鑫平的手指居然抖了一下,平静地说:“当然是在那个地方待的十年!”

    齐刚又问。

    “最难忘的人呢?”

    王鑫平喝了口茶。

    “那个人!”

    他回怼了一句。

    “难道你不是?”

    齐刚马上点头。

    “不错,我也忘不了!”

    王鑫平突然打了个哆嗦。

    “麻蛋的,没事你说这些干什么!”

    齐刚:“很难想象,一个人清醒地被拆掉骨头,一点点换掉身体的各个部位,反反复复这样被折磨了十年,最后只剩下大脑和脊椎,他是怎么活着的!”

    王鑫平脸色有点白,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事。

    “关键是,你听他叫喊过吗?”

    齐刚摇头。

    “从来没有!即使他只剩大脑也没有叫喊过。”

    王鑫平:“那样想叫也叫不成。”

    齐刚却说:“可以,他能叫。”

    王鑫平:“你怎么知道?”

    齐刚:“那时候我和他说过话!”

    王鑫平想起来什么,问道:“是拟声器?”

    齐刚:“嗯,是拟声器,他一直可以说话,但从来没有叫喊过!”

    王鑫平:“你和他说过什么?”

    齐刚拿起茶杯,茶杯里的水有点晃。

    “我问了他的名字。”

    “名字?!”

    “他叫左锋!”

    咣当一声!

    王鑫平踢翻了茶桌。
返回 >> 返回书页 >> 青山之上目录

书本窝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书本窝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