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读心术,王爷怒撕和离书

第89章:谁喧哗了?

    “姐,你咋知道这些?”沈嫣然附在沈悠悠耳边,轻声说道。

    沈嫣然嘴里的热气喷在沈悠悠脸颊。

    两个男子这样子,不免让人想偏了。

    沈嫣然只顾着惊讶,她才不管别人是如何的想法。

    别人不知道,她对这个姐姐那是相当的了解。

    八岁之前,她们几乎每天在一起,姐姐生性善良,总会被她捉弄。

    至于出府,没有母亲带着,她们连大门都出不去。

    姐姐八岁上和灵儿偷着出府,不慎落水,从此,她就没有了玩伴,母亲更不可能让姐姐一人出府。

    如今姐姐不只是口若悬河,就连见识,都非常的新奇。

    “保密!”沈悠悠故作神秘。

    实际上,她的一些经历,真的不能让沈嫣然知道。

    清宁已经对沈悠悠佩服的五体投地,七嫂连酒楼里的猫腻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她刚要说话,伙计端着一个特大号的托盘,走了过来。

    “各位客官,请让一让!”伙计声音洪亮,脸上红光满面。

    刚才还兴致缺缺,转眼间就变得生动起来,不是被老板骂了,就是所做的事情,有利可图。

    灵儿急忙站起来,给伙计让出空间,方便伙计上菜。

    十个盘子里,清一色的叫花鸡。

    叫花鸡作为清风楼里的招牌菜,刚放到桌子上,诱人的香气便飘了出来。

    看上去色香味俱全,非常的正宗,服务态度又没的说,几个人觉得来一趟清风楼,蛮好的。

    沈悠悠睨了眼桌子上的叫花鸡,只是一眼,便看出了猫腻。

    前世里,作为特工,讲究的就是从细微处仔细观察事物的本质,沈悠悠一直不敢忘怀。

    “伙计,你站好了!”沈悠悠冷不丁的说道。

    伙计正在计算这一桌子的提成,闻言,赶紧站好。

    这几位可是他的衣食父母,即便是没有额外的赏赐,单是提成,就已经非常可观了。

    他没有理由慢待这几位,不只是不敢慢待,还得好好的伺候着。

    “不知道客官有何吩咐。”要酒要菜只管说,开酒楼的,就怕客人不点菜。

    他一万分的恭敬着眼前的几位。

    “单腿站立!”沈悠悠收起刚才的和颜悦色,冰冷的说道。

    伙计急忙单腿站立,他可不敢得罪他的衣食父母。

    清宁几个不知道沈悠悠想要做什么,便坐好了看着。

    “敢问客官,这是为什么?”伙计问道。

    你让做什么都可以,总得让他明白为何?

    “我没让你用单腿走路,已经客气了,你还问我为什么。”沈悠悠仰着脸,鼻翼煽动,显然是有点发火。

    我们出来是为着高兴,遇到这样糟心的事,她还不想为难他。

    “客官,请您说出来,就是死,您也得让我死个明白。”伙计说道。

    他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何要为难他?

    “让你单腿站立就是为难你?你让叫花鸡金鸡独立,又怎么说?”沈悠悠漫不经心的说着,极力压制她的怒火。

    不过是出来吃顿饭,值得这样做?

    伙计听了,这才弄明白,敢情这位客官了解了清风楼暗中的猫腻。

    他可不想替幕后老板担当起所有。

    “客官,小的不过是个跑堂的,您有什么话,可以给掌柜的说,小的这就去找掌柜的。”他站好了,不等沈悠悠说话,便飞快的跑走。

    邻桌的一位客人,好心的说道,“年轻人,出门在外,能忍则忍。这家酒楼的东家,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能得罪的。”

    这家酒楼的东家是当今皇上还是太后娘娘?

    别说是死去的太上皇,她可不信。

    她说道,“谢谢提醒,酒楼的菜肴有猫腻,大家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了,大家都不说出来,就是助长酒楼的歪风邪气。”

    她可不会惯着酒楼。

    她以后是要畅游天下的,若是一路上见到不平事,不敢畅所欲言,岂不是憋屈?

    邻桌的客人点头,却不在说话。

    显然,他觉得沈悠悠就是少年轻狂,不吃点亏,不知道世事险恶。

    “谁在这里喧哗?!”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过来,大声说道。

    伙计跟在后面,一看就知道是酒楼掌柜的。

    沈悠悠转头看过去。

    喧哗?

    谁喧哗了?

    他还没见识过真正的喧哗。

    待会,便让他见识一番什么叫喧哗!

    摆明了是要一上来就把几个压制住。

    她是谁?21世纪医毒双绝的特工,她是被谁吓大的?

    沈悠悠睨着桌子上的盘子,一句话不说。

    清宁没见过吵架的阵仗,却见过皇宫里的争斗。

    她坐好了,等着看掌柜的如何表演。

    她并没有看出叫花鸡有何不妥,只是知道七嫂不会无缘无故的给酒楼难看。

    沈嫣然却是明白了。

    敢情她吃了几年的叫花鸡,不是只有一条腿,是清风楼在叫花鸡上做了文章。

    璃儿已经站起来,走到沈悠悠身后站好了。

    若是有人敢对姐姐出手,她就先出手。

    掌柜的已经大步走了过来。

    “你们几个!……”掌柜的过来,指着沈悠悠几个说道。

    沈悠悠最烦人用手指指着她,且掌柜的不是来解决问题的,倒像是来兴师问罪的。

    掌柜的若是正经的生意人,就该问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赔礼道歉,找好合适的说辞,最后,息事宁人,大事化小,大家和和美美,既不影响客人的心情,又不影响酒楼的生意。

    像这样,一来就兴师问罪的掌柜的,前世今生还没见过。

    他的后台该是多强硬,他才敢是这样的态度,对待他的衣食父母。

    不等他说完,沈悠悠衣袖挥动,一阵香气飘出,他的手臂悬在空中。

    他尚未感觉到不适,接着说道,“你们几个想要吃白食对吧?你们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清风楼是吃白食的地方?”

    “的确不是吃白食的地方。”沈悠悠说道。

    她接着说道,“不只是不是吃白食的地方,甚至不是吃饭的地方!”

    掌柜的回过味来,说道,“你敢置喙我们清风楼?”

    这时候,他已经感觉到手臂僵硬,连放下来都不能。

    他就这样用手指指着沈悠悠,大声的呵斥。

    呵呵!

    这可是他的酒楼,他不怕影响生意,她也没有义务替他维护清风楼的秩序。

    “你的清风楼还用置喙?你家叫花鸡一只腿,你会不知道?”沈悠悠一针见血,直奔主题。

    面对一个只知道叫嚣的掌柜的,也不知道是谁家的狗,除了叫嚣,也没别的本事了。
返回 >> 返回书页 >> 觉醒读心术,王爷怒撕和离书目录

书本窝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书本窝 All Rights Reserved.